🌌

一个非美术生的自觉,没画脸

我只触及到上海的车水马龙

不敢探头出去拍照,太热啦。